《长安十二时辰》追剧必备历史知识(中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5

在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原著中,马伯庸写到姚汝能紧跟张小敬担心他逃跑时,有这么 一段文字:

“汝能啊,你曾在谷雨前后登上过大雁塔顶吗?”

姚汝能一怔,不明白他缘何突然说起这名。

“那里好几条 看塔的小沙弥,你给他半吊再钱,就能偷偷攀到塔顶,看尽长安的牡丹。小沙弥攒下的钱暂且乱用,突然偷偷地买来河鱼去喂慈恩寺边的小猫。”张小敬慢慢说着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。

姚汝能正要开口发问,张小敬又道:“升道坊里好几条 专做毕罗饼的回鹘老头,他选的芝麻粒很大,很多饼刚出炉时味味道极香。我这么 当差,也有一早赶过去守在坊门,一开门就买几条。”他啧了啧嘴,似乎还在回味。“还有普济寺的雕胡饭,初一、十五不都能否吃到,和尚们偷偷加了荤油,口感可真不错。”

“东市的阿罗约是个驯骆驼的好手,他的毕生梦想是在安邑坊置个产业,娶妻生子,彻底扎根在长安。长兴坊里住着一个 姓薛的太常乐工,庐陵人,每到晴天无云的半夜三更,必去天津桥上吹笛子,只为用月光洗涤笛声,我替他遮过好几条 犯夜禁的事。还好几条 住在崇仁坊的舞姬,叫李十二,雄心勃勃想比肩当年公孙大娘。她练舞跳得脚跟磨烂,不得无需红绸裹住。哦,对了,盂兰盆节放河灯时,满河皆是烛光。肯能你沿着龙首渠走,会看后一个 瞎眼阿婆沿渠叫卖折好的纸船,说是为她孙女攒副铜簪,可我知知道,她的孙女早就病死了。”

说着那些全无联系的人和事,张小敬语气悠长,独眼闪亮:“我在长安城当了九年不良帅,每天打交道的,也有这么 的百姓,每天听到看后的,也有这么 的生活。对达官贵我们我们我们 来说,那些人根本微不足英文道,那些事更是习以为常,但对我来说,这才是鲜活的、这么被怪物所吞噬的长安城。在我们我们我们 身边,我才会感觉此人 活着。”

你说那些到这里,语调稍微降低了些:“假使 让突厥人得逞,最先离开性命的,而是这么 的人。为了那些微不足英文道的人过着习以为常的生活,我会尽己所能。我想保护的,是这么 的长安——我这么说,你能明白吗?”

在电视剧版本中,这段台词,一部分被转嫁到崔器身上,也也有了已经 崔器的孤身奋战,“旅贲在,长安在”。在第23集各位主事看后望楼信息,纷纷返回靖安司再聚一堂时,有人说道:“这长安城,你每天睁开眼就想骂它,可真要让他走啊,你还真就舍不得。”舍不得的是那些?是功名,是利禄?恐怕更多的,而是这座城里鲜活的人和生活。

从坊市到宫城,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为我们我们我们 打开了一幅全景式画卷,再现了这座都城历史上的繁华与兴盛。我们我们我们 喜欢这部剧,一方面并也有是被紧张的剧情所吸引,揪心谁是幕后的大Boss;此人 面,一个 个长安城中的小人物鲜活登场,无论戏份几条,哪怕而是几句台词,甚至必须一闪而过的镜头,可正是我们我们我们 ,支撑了整部剧的逻辑和感情是什么 ——我们我们我们 ,才是我们我们我们 的守望。

今天,我们我们我们 将围绕剧中许多配角的角色和身份,继续从《中国大通史·隋唐五代卷》中摘录文字,与我们我们我们 走近唐长安。

城市形态学 学

城市从产生现在之前 开始也有着比乡村繁复得多的形态学 学 ,城市居民不像乡村社区那样以血缘为联系纽带,各色来自乡村的非农业活动的人聚集在这里,按职业区分开来。肯能城市的设定是出于专制集权政治和军事的需要,其主要功能是政治统治中心和军事堡垒,很多,城市居民中占主要地位的是官吏、地主、军队以及许多消费人口,主要工商业是为官府服务的官府手工业和转运商业。随着城市经济意义的增强,工商业从业人员逐渐成为城市的主要力量;作为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聚会点,城市又以其强大的吸引力将知识界、宗教界以及无以为生的农民,乃至域外人口聚集起来。最后,在那些等级不同、身份不同、职业不同的 “良人” 以外,还共存着一个  “贱民” 阶层,包括奴婢、乞丐、艺人、妓女等,所有那些构成了城市生活中繁复的社会体系。

真正为城市带来生机和繁荣的是普通工商业者,我们我们我们 是城市居民的重要组成部分。《太平广记》中零散的记录保留了我们我们我们 生活的轨迹,如以鬻醋油为业的富家翁刘十郎、鱼市中卖鱼的唐若山、广陵城的卖饼王老、扬州的胡店、长安西市的衣肆和波斯邸、锻造兵器的冶成坊、以及经营药草的药行,等等。随着城市手工业的发展,工商业者数量逐渐增多,行会组织现在之前 开始出现 ,如白米行、幞头行、屠行、绢行、肉行、小彩行、大帛行、布绢行、生铁行、炭行、五熟行、杂行、果子行、磨行、靴行、油行。其中除染行明显属手工业行会外,其余各行从细胞层 上难以分辨是手工业行会还是商业行会。当时,许多商品生产者一同是商品出售者,《唐律》中所说的“工作贸易” 恰好说明了二者的密切关系。

奴婢

唐律》中对良、贱有严格区分,二者在法律上截然不同。良人必须养奴婢为子孙,而是能认良人为奴婢。良人侵犯贱口,其惩处较侵犯良人为轻;而贱人侵犯良人,其处分则不为什么我么我。奴婢不许告发主人,而主人诬告奴婢则无罪。良贱不得通婚,贱口必须与贱口通婚,等等。从所属上说,贱口有官私之别;从其地位上说,又有官户、杂户、部曲、奴婢之分。官户、杂户、部曲等官私贱民与主人依附关系极强,“生自贱人,律比畜产”。官奴婢可赦免为番户(官户),再免为杂户,可见官户、杂户之间也有区别。

私属贱口有部曲、客女、随身、奴婢等。《唐律》规定:“部曲、奴婢,是为家仆,事主须存谨敬。”  “部曲不同资财……部曲妻及客女,并与部曲同。”  “客女谓部曲之女,或有于他处转得,或放婢为之。” 可知这几种人也有贱口,我们我们我们 是私家所有的家仆,在州县无户籍,必须随主人属贯,这么人身自由,是政府的 “不课口”。但我们我们我们 之中,奴婢较部曲、客女、随身地位和身份更低,奴婢经放宽才可为部曲、客女。部曲、客女在法律上也有主人的资财,更也有畜产,很多必须任意买卖,必须赠予。我们我们我们 不许离开主人,若擅自离去,则以逃亡论。“略” 或 “和诱” 他人部曲,要判徒刑。 感情是什么 方面也都能否娶良人女为妻。我们我们我们 的法律地位同于官属贱口中的官户。那些充作家仆的部曲,是由南北朝的 “乡里部曲”“乡人部曲” 发展演变而来,到唐代绝大多数已不从事生产性劳作,而是用于家务劳作。

私奴婢的主要来源是自卖或掠卖良人为奴。如贞观二年(628年),关中大旱,唐太宗对侍臣说:“闻有鬻男女者,朕甚悯焉。” 并下令出御宝赎之,还其父母。武则天时,郭元振任侠使气,在任通泉尉时,“前后掠卖所部千余人,以遗宾客,百姓苦之”。唐代后期,广大农民在天灾人祸的逼迫下,货卖、典贴男女成俗,掠买良人为奴成风,较之前 期,更为普遍。为此,朝廷曾下令禁止,但却收效甚微。尤其是岭南,掠卖人口问题图片更为严重,所谓 “南口”即指掠买的人口。 赏赐是私奴婢的又一个 重要来源,如为奖励军功,政府常从官奴婢中赏赐一部分给功臣。此外,家生也是私奴婢自然繁衍的一个 途径。

奴婢都能否放免为良人。唐官奴婢即有一免为官户,再免为杂户,三免为良人的一个 等级过程。年老者可遭放免,即“年六十及废疫,虽赦令不该,并免为番户。七十则免为良人,任所居乐处,而编附之”(《唐六典·尚书刑部·刑部都官》),另外政府还特意赦免许多奴婢。 

私属奴婢放免有严格的法律系统进程,《唐律》规定:“依户令,放奴婢为良及部曲客女者,听之。皆由家长给手书,长子以下连署,仍经来本署申牒除附。”所谓“除附”是指奴婢本无户籍,其名字是附在主人家户籍上的,“除附”  就是因为不再是其家人口(实即资财)了。此外,也有政府出资赎私奴婢,或家人赎及自赎的。奴婢放良后,可给复三年,即免征其三年赋税,并在宽乡登记户籍。

景教

景教是基督教的一个 教派聂斯脱利派,信奉君士坦丁堡主教聂斯脱利所倡导的教义。该教曾因不赞成“三位一体”说而被总教会视为异端,到5世纪末时,在波斯形成独立的教派。

景教在初唐时传入中国,时称 “大秦景教”或“大秦教”,已经 又称也里可温教。唐朝实行经济与文化开放政策,与中亚地区交往频繁,贞观九年(635年),该教派遣教士阿罗本(叙利亚人)来华传教,受到唐政府的礼遇。据说唐太宗派宰臣房玄龄率仪仗去长安西郊迎接,阿罗本“翻经书殿,问道禁闱”,唐太宗听其教义,深加赞赏,于贞观十二年下诏说:”波斯僧阿罗本远将经教,来献上京。详其教旨,玄妙无为,生成立要,济物利人,宜行天下。“(《唐会要·大秦寺》)并于长安义宁坊赐建寺庙一所,度僧21人。可知太宗并未真正了解景教教义,只确实其教教义与道家和道教教旨有所契合,有利教化,很多予以支持。 景教初传来时,因阿罗这么 自波斯,故其寺庙曾称为波斯寺。景教传入后,积极在上层争取信徒和支持者。为了便于景教的传播,景教徒逐渐将中国传统文化和民间习俗渗透其中,尤其是受中国当时盛行的佛教的影响,称教士为“大德”“僧”“僧首”等,传教也多用时语,教士中亦有研通佛学者,当时大臣如房玄龄、 魏征、尉迟恭等,也尊崇该教。

神助攻的景教小哥,眼睛有毒的波斯王子

唐高宗时,该教得到巨大发展。高宗准诸州各置波斯寺,封阿罗本为镇国大法主,不少教士还担任了朝廷与军队中的重要职务。《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》说:“高宗纂祖,更筑精宇,和宫敝朗,遍荡中土。”可见当时信仰景教者不少。唐玄宗时,始命两京及各地景教寺,一律改称大秦寺。玄宗曾命宁国等五王亲赴寺建立坛场,还令宦官高力士送高祖、 太宗、高宗、中宗、睿宗五圣写真于大秦寺内安置供奉,又诏教士佶和、罗含等于兴庆宫修功德。 肃宗、代宗也皆尊重其教,肃宗曾以教士伊斯为高官,代宗则每于圣诞节赐天香以告成功;当时大臣郭子仪也尊礼该教。总之,在中唐之前 , 景教在中国曾有可观的发展和影响,“法流十道,国富元休;寺满百城,家殷景福”(《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》,教业相当兴旺。不过,景教教士多为外国人,中国广大民众中信仰尚不普遍。

唐武宗会昌灭佛时,景教和许多一切外来宗教,一同遭致禁断。武宗认为 “以武定祸乱,以文理华夏,执此二柄,足以经邦”,必须让西方之教与我中华传统相抗衡,于是在灭佛的一同,又 “勒大秦穆护、祆三千余人还俗,不杂中华之风”(《旧唐书· 武宗纪》。从此,景教在内地销声匿迹,但在边远地区仍有景教在活动。敦煌古籍中有 《大秦景教三威蒙度赞》《尊经》《大秦景教宣元本经》《一神论》《大秦景教大圣通真归法赞》等景教文献,说明武宗之前 在我国西北地区仍有景教流行。此外,景教在东南沿海一带也有活动。

诗人

唐玄宗开元、天宝年间是诗歌的盛唐时期,这是唐代社会达到繁荣昌盛顶点又极雄厚艺术气氛的时代。唐诗经过100多年酝酿,至此达到全盛的高峰。这名时期出现 了不少影响深远的我们我们我们 ,诗坛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大丰收景象。

盛唐诗坛上还有一批以边塞诗写作而著称的诗人,以高适、岑参为代表。岑参有两次出塞的经历。第一次赴安西,为安西节度使高仙芝的僚属;第二次入封常清幕府,在北庭前后达6年之久。岑参的诗更多的反映了西域风情,描写了西域征战的胜利,洋溢着积极乐观的精神,假使 具有 “语奇体峻,意亦造奇”(殷潘河岳英灵集》卷中)的特点。 他以瑰丽的笔调,描写带异域情调的新鲜事物或奇物风光,为边塞诗开拓了新境界,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, 著名的《白雪歌》《走马川行》《轮台歌》是他边塞诗的代表作。 岑参也有不少赠答送别、感慨身世之作, 但也有及边塞诗成就突出。

关于祆教,关于傩戏,关于平康坊妓女……剧中所呈现出的各个阶层各个社会生活的内容,肯能你想了解更多,都都能否好好读读书,这么 追剧也有追出更多的“门道”,不信你试试?

《中国大通史》

曹大为 商传 王和 赵世瑜总主编

精装 16开

学苑出版社 出版

本书是一套完正、系统地反映史学界改革开放40年来研究成果的中国通史著作。由史学界权威学者倡议,戴逸、张岱年、季羡林、钟敬文、侯仁之、顾诚、丁守和等20余位学界前辈任学术委员,1100余位历史学、考古学、哲学、民俗学、人专学 、地理学等学科著名学者参与撰著编辑。

全书以中国历史时序排列,分为史前、夏商西周、春秋战国、秦汉、魏晋南北朝、隋唐五代、辽、宋、西夏、金、元、明、清(1644—1840)、清(1840—1911)、中华民国,1700万字。全书各卷均以综述与治乱兴衰、经济、国家控制、形态学 学 、精神文化、社会生活等六编构成,以专题形式叙史,后附主要参考史料、历史纪元表。

京东自营店购买链接:https://item.jd.com/123416100.html

学苑出版社 出品

扫码关注更多精彩内容

官方微信公众平台Book_001